燕燕于飞

【迪潘/短篇】Hurts Like Hell

——谨将此文献给 @小黑。 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写文。

潘多拉向来善变又不安,这点迪米乌哥斯是知道的。所以当潘多拉变成一只猫的时候,迪米乌哥斯一点儿都不惊讶,因为潘多拉就有那般诡诈;所以今天晚上潘多拉突然不理他的时候,迪米乌哥斯也没有被吓到,因为那是猫的特性——他不留情面,有情处也胜似无情。

作为二重幻影的对方,要是真想逃避,那迪米乌哥斯就算找一个世纪也找不到潘多拉。所以炎狱造物主没有去找潘多拉。他只是静静地等着,在那个老旧的房间里,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过往他们是如何在那里交媾,又如何贴着对方的耳朵说情话。或许等所有回忆都枯竭,他的任性又无情的小猫就回来了。

“你究竟为什么要离开我呢?如果是我的错误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呢?

“我不值得你原谅吗?难道你不曾爱过我吗?

一遍又一遍,恶魔在内心向抛弃了他的人发问。近乎固执,近乎任性妄为。

像当年被乌尔贝特大人抛弃了那样,他只能无助地躲在房间里。蓝色宝石做成的眼睛没有赋予他哭泣的能力,所能做的,唯有任月光洒满他寂寞的身影——这使他几乎像一个软弱的孩子。

终于,迪米乌哥斯看向了窗外,那由无上至尊之一的蓝色星球大人制作的夜空广袤而壮丽,星辉洒满大地,那是他与潘多拉不曾到过的地方。他与潘多拉的交往只限于这个私密的房间,这个再无第三人踏足之地。可是现在迪米乌哥斯的眼睛却模糊了,他仿佛看见曾经的自己与潘多拉在星空下接吻,他们踏着优雅的舞步,身体轻轻摇晃,抓住了盛夏最后的记忆。

以身殉道不苟生,道在光明照千古

他活得好悲伤,在雨中拉肖邦(不是)

悄悄摸个鱼

鲜血帝沙雕涂鸦三连_(:з」∠)_
(讲真我还蛮喜欢吉克尼夫的……哎哎,,Ծ^Ծ,,)

我们必须行动,这不是国家之间的争斗,而是独上人类这个种族存亡的——守护未来的战斗!

“这对新婚夫妻在晚餐享用了一杯红酒。”

战士长x指甲刀,跟@荒野之飞鹰 聊出的产物。p3沙雕特效注意。

我……其实超喜欢雅儿贝德的……

战损迪。
中了倾国倾城,然后被安兹打到半死。

左眼被打肿,右眼被打瞎,耳环还被连肉扯掉了。